我与OCIN|王大明:每一个重要时期,东方会都起到了引领作用
微信图片_20210908123924.jpg
“近20年,神经介入一直在迅速发展,而在每一个重要的时期和节点,东方会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引领作用。”北京医院神经外科首席专家王大明教授说。

微信图片_20210908123921.jpg

王大明教授告诉我们,作为我国脑血管病血管内治疗学的创始人之一凌锋教授的学生,他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从事神经介入工作,并在OCIN举办之前就与长海医院的刘建民教授、许奕教授相熟识,因此既见证了整个中国神经介入事业的发展历程,也见证了OCIN从第一届以来的发展历程。

在王大明教授看来,神经介入在我国的发展主要有这样四个重要的发展节点:

第一个节点是1998年,以电解可脱弹簧圈(GDC)引入中国为主要代表,使得动脉瘤栓塞治疗取得很大发展,这也让很多神经外科的医生看到了介入治疗的魅力,开始自然而然地投入到这个行业,神经介入医生人数不断增加。

第二个节点是2001年左右,随着球囊扩张和支架植入治疗颅内、外动脉狭窄,使得缺血性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开始在各地广泛开展起来

第三个节点是2005年左右,Neuroform自膨式支架引入中国,使得动脉瘤的栓塞治疗又向前发展了一大步。在这之后,陆续有不同的适合动脉瘤栓塞治疗的支架相继引入中国,进一步促进了神经介入技术的发展。

第四个节点是2015年左右,支架取栓技术已成为急性脑梗死患者血管开通的重要选择。通过“溶栓+取栓+支架”的多模式血管开通,脑梗死急救的效率大大提高,急诊死亡率大大下降。

王大明教授指出,长海医院神经介入团队在神经介入发展的关键节点都没有缺席,并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近些年来,颅内外动脉非急性期闭塞的再通治疗在各地开始兴起。我国国产神经介入治疗器械的发展也取得了进步,由长海医院联合开发的Tubridge®血流导向装置,也是目前治疗动脉瘤的主要装置之一。

刘建民教授团队见证了中国的神经介入从开始时的学着做、跟着做,到能够解决临床问题,再到能进行前沿性的重大临床研究,并发表在国际顶级期刊,得到世界同行认可,居于世界前列的这样一个逐渐走向成熟的过程。

王大明教授认为,OCIN具有这样4个突出特点:

一是发展性。OCIN总是在发展中,无论是规模的从小到大,还是从20年前的亚专业,到成为现在的主流,内容不断丰富,始终保持着一种发展的势头。即使是近年来已经成为我国最主要的脑血管病介入大会,OCIN仍然在持续发展,在创新,在前进。

二是广泛性。OCIN举办20年来,从参会者的地域来看,最初主要是上海市的医生,后来逐步发展到华东地区、全国各地,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全国性、世界性的大会。从参会医生的学术领域看,现在不但有神经外科医生参加,还有很多神经内科、影像科等学科的医生参加,覆盖了脑血管病治疗的各个方面。

三是学术性。OCIN每年都会介绍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国内外的最新知识、理念、技术、产品等,让神经内科、神经外科、神经放射科的医生全面了解全球的最新进展,同时会议结合手术直播等形式不断在技术上进行创新,因此能够在学术上引领神经介入的发展。

四是国际性。现在OCIN不仅会邀请到很多国际上经验丰富的教授前来授课,而且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国外医生,特别是周边国家的医生学习,很多环节都是通过英文在交流,会议的国际色彩越来越浓厚。

王大明教授告诉我们,1991年至2000年,作为我国脑血管病血管内治疗学的创始人之一,凌锋教授在北京医院工作近10年,组建了神经外科科室和全国第一个神经介入培训中心,为北京医院的神经介入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目前,北京医院神经外科是北京市大型神经外科诊疗研修中心之一,在颅内动脉狭窄支架治疗、微小动脉瘤治疗,以及高龄患者脑血管病介入治疗等方面都位居前列,是综合医院中颇具特色的神经介入单位。

20多年来,北京医院神经外科与长海医院脑血管病中心开展了广泛的交流,互通有无,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OCIN即将开始新的10年征程,祝愿她继续保持这种发展和创新的一贯特色,做出更好的工作,取得更大的成绩,为我国的神经介入事业在世界上占有更加重要的地位不断做出新的贡献。”王大明教授这样祝福道。

微信图片_20210908123914.jpg


王大明

北京医院

我国著名脑与脊髓血管病介入治疗和研究专家,医学博士、主任医师,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和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学术和社会任职: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学分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常务委北京医学会神经外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等。


阅读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