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OCIN|张鸿祺:东方会充满了热情、创新、开拓的氛围
微信图片_20210910115628.jpg

“东方会(OCIN)开始规模并不是很大,但刘建民教授团队积极做事的方式,再加上‘兼容并蓄’的海派文化特征,让东方会充满了热情、创新、开拓的氛围。”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张鸿祺教授这样说。

微信图片_20210910120047.jpg


张鸿祺教授是我国脑血管病血管内治疗学的创始人之一凌锋教授的学生。早在1996年,在陪同凌锋教授到上海参加活动时,他就已经与刘建民教授、许奕教授、洪波教授相识了。
他告诉我们,虽然由于时间久远,最早参加OCIN的印象已经不深,但刘建民教授团队的特点还是给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长海团队做事干练、精诚团结、充满热情

微信图片_20210910115826.jpg

“他们那时候也是刚开始做介入治疗,交流时他们问了很多的问题。给我留下的最初印象就是他们非常积极,对于神经介入治疗有着非常高的热情。”

随着交往的不断深入,刘建民教授团队的行动能力也让张鸿祺教授非常感佩。

“在OCIN发展的过程中,充分体现了他们身上军人的行动能力,每做一件事情,都是全力以赴去做。无论从早期的‘三剑客’,还是到后来不断增加的新人,大家都是相互配合、相互衬托、取长补短,形成了一个非常有感召力的团队。”张鸿祺教授表示,做事干练、精诚团结、充满热情的特点,使得长海团队取得了很好的发展。

张鸿祺教授指出,凌锋、吴中学、马廉亭、李铁林等早期的开拓者率先将神经介入技术带到了中国,但由于技术和器械的限制,介入在开始时的发展并不快,全国从事介入工作的医生还不到100人。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国外在可控弹簧圈研究方面的突破,动脉瘤的治疗取得了明显的进步,才吸引了更多的医生开始从事神经介入事业,刘建民教授团队也正是那个时候加入进来,并取得了骄人业绩的一支队伍。

让技术变得更简单是引领者肩负的责任

微信图片_20210910115826.jpg

“如果治疗很复杂,这个技术就只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没有办法得到推广,受益的人群也相对比较少。”张鸿祺教授表示,OCIN平台的建立,满足了国内很多医生了解掌握这一技术的迫切需求,让更多医生学到了新的技术、新的材料,使得治疗变得更加简单,更加普及。

“这一点正是一个引领者肩负的责任。”张鸿祺教授说。

此外,作为学术的引领者,刘建民教授团队开展了大量的临床研究和实践研究,推动了相关规范指南的制定,对中国的神经介入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宣武医院神经外科是我国神经外科的初创基地和人才培养的摇篮之一,也是我国神经介入的创始地之一。张鸿祺教授告诉我们,宣武医院有着凌锋教授等专家所打下的雄厚基础,在神经介入领域发挥着重要的引领作用,是卫健委批准的首批神经外科专科医师培训基地,还是中国神经外科援外培训基地。现在在宣武医院长期学习、进修的医生每年有一百人左右,不少医生回去之后都已经挑起了大梁。20多年来,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与长海医院脑血管病中心互相学习、取长补短,为神经介入事业的发展共同做出了贡献。

“对于神经介入来说,刘建民教授团队是一支非常重要的力量,他们的热情、执著、进取、创新,为我们这个新的学科注入了活力,也吸引了更多的医生进入这个行业。我们希望未来OCIN越办越好,进一步推动神经介入技术的简单化、规范化,并且使之更加有效和安全,惠及更多的患者。”谈到OCIN即将开始的新的10年征程,张鸿祺教授这样祝福道。

微信图片_20210910120047.jpg


张鸿祺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

神经外科主任,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二十余年来,一直从事脑与脊髓血管病的外科和介入治疗及研究,成为同时熟练掌握显微手术和血管内治疗两项技术的“双栖”神经外科专家,建有世界上最大的脊髓血管畸形的病例库。


目前担任世界介入神经放射联合会(WFITN)执行委员,亚洲及大洋洲介入神经放射联合会(AAFITN)司库、中国医师协会神经介入专业委员会(CFITN)主任委员、中国人体健康科技促进会临床神经科学技术转化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副主委等。

阅读数: 13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