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OCIN|史怀璋:OCIN是中国神经介入在国际上的一张名片
微信图片_20210920190829.jpg

“当时,我正在美国学习,带教我的John Chaloupka教授说收到了来自中国OCIN的邀请函,非常地高兴,但我却一脸迷茫,完全没有把OCIN和长海医院举办的会议联系起来。”

微信图片_20210920190834.jpg

史怀璋教授在OCIN会议上作学术报告

2006年,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史怀璋教授正在美国IOWA大学临床医学院神经介入中心做访问学者,此前他刚刚在北京宣武医院接受了1年零3个月的培训,还是一位神经介入领域的入门者。

Dr.John Chaloupka教授告诉他,OCIN是中国神经介入最好的会议。

谈到这里,史怀璋教授说,可见OCIN很早就得到了国际同行的认可。

从美国进修回来,史怀璋教授开始独立开展神经介入手术。也正是那一年,他第一次参加了OCIN。

“当时的会议还是在长海医院的学术报告厅开的,规模还不大,但讲的内容对我们这些刚刚开展神经介入的医生来说非常实用。”史怀璋教授告诉我们,与长海团队结缘后,2007年,他又参加了一期OCIN学习班,讲课的是瑞士的Anton Valavanis教授。

“那个班人很少,只有20多人,讲的是颅内动脉瘤栓塞中的微导管塑形,Anton Valavanis教授是国际上非常有名的专家,他在教室里对着白板画图讲解,我们可以随时打断提问,气氛非常自由。我在那个培训班上的收获特别大。”史怀璋教授说,这次培训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两年前他有一次去长海医院做相关评审,还专门跑去参观了那个教室。

“从2006年以后,每年的OCIN会议我都会去,我们也在同OCIN一起成长,所以感情很深。”

史怀璋教授告诉我们,目前哈医大一院神经外科的模式和长海医院非常相似,团队成员可以做包括缺血、出血在内的所有类型的神经介入手术,并像长海医院一样分为缺血组和出血组,大家在有所分工的同时也有交叉,每个医生都既可以做外科手术,也可以做介入手术。2019年,哈医大一院神经外科的介入治疗量已经达到1200例,造影达到2300多例。“受疫情影响,去年有所减少,但今年我们做得会更多。”

“OCIN是中国神经介入在国际上的一张名片,也是我最喜欢的会议之一,它的上海风格非常鲜明,从形式上和组织上也是最洋气,与国际会议接轨最多的会议之一。”

史怀璋教授说,OCIN非常早就按国际化标准进行组织,不光邀请国际一流的教授参会讲课,而且按照国际标准确定了会议规范。

史怀璋教授说,比如OCIN大会的发言,到时间自然就会打断。而在当时,国内的很多会议上,发言者超时现象司空见惯,很少有人去打断讲者发言。因此刚刚参加OCIN时,不少人都感到还不习惯。但当大家理解了之后,他们就会提前把准备工作做得更好。

“OCIN是国内和国际交流的一个很好的窗口。”

史怀璋教授说,受疫情影响,去年国外的专家只能在线上参会,这种交流的感受毕竟还是与线下不同。希望在疫情结束之后,OCIN能继续保持原有的风格和特色,继续邀请国际上最好的专家参会。

“我们希望这个窗口能够继续打开,让我们继续看到国际,了解国。同时,也让国际持续地了解我们。”

微信图片_20210920190839.jpg

史怀璋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神经外科主任,学科带头人。

1993年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获学士学位;1999年获哈尔滨医科大学神经外科专业硕士学位;2002年获哈尔滨医科大学神经外科博士学位。2005年于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研修,师从凌锋教授。2006年于美国IOWA大学临床医学院神经介入中心做访问学者,师从Dr.Chalopka。2014年于美国Cleveland Clinic神经外科做访问学者,研修脑血管病的显微外科手术治疗。2015,2016年于芬兰赫尔辛基参加脑动脉瘤夹闭显微外科学习班,师从Juha,Lawton等大师。

任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脑血管病学组副组长;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分会常委,神经介入学组副组长;中国医师协会神经介入专业委员会副主委;中国卒中学会理事,介入分会常委;黑龙江省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主委;黑龙江省医师协会神经介入分会主委;《中国脑血管病杂志》编委;《中华神经外科杂志》审稿专家;《International Neuroradiology》审稿专家等。

阅读数: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