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OCIN|赵瑞:保持年轻态,与OCIN苦乐与共
微信图片_20211011132610.jpg

“OCIN最大的特点就是始终保持着年轻态。我相信,只要保持这样的状态,再过几十年,它依然朝气蓬勃。”

“年轻态”是赵瑞教授对OCIN的一个独到的理解。在他看来,保持这种年轻态,就是要在专业领域保持“好奇心”,保持一种始终追求最优最好的“精气神”。

“来到OCIN,大家都是一家人。”这也是赵瑞教授在采访中多次提到的一句话。

本期访谈嘉宾:

海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上海长海医院)

赵瑞教授

微信图片_20211011153634.jpg

近距离接触到了“云端的人物”

微信图片_20211011153638.jpg

“我是2001年开始了长海医院神经外科的学习工作生涯,我的职业生命与OCIN同龄,算是与OCIN共同生长的……”赵瑞教授说。

2001年9月,刚刚作为研究生入学的赵瑞,就被导师刘建民教授安排到了第一届OCIN会议的筹备当中。

从20年前作为学生参与基础会务工作,直到现在成为长海医院脑血管病中心的青年骨干,赵瑞教授表示,自己对OCIN的最大的体会就是,OCIN始终保持着一种“年轻态”,保持着一颗“初心”。

“我仍然记得,在当时,OCIN就希望把国际上神经介入的最新器械、技术、理念、进展引进来,呈现给国内同道。”

赵瑞教授介绍到,早期神经介入以动脉瘤栓塞治疗为主,2000年左右时国内能独立进行手术治疗的医生还很少,而且大家的治疗技术也是各自摸索,没有形成技术标准,更没有相应规范。

“在刘主任带领下,长海团队在动脉瘤弹簧圈栓塞治疗方面做了很多探索性工作,我们很早就提出要对动脉瘤进行致密栓塞,认为这样才能预防动脉瘤破裂与再破裂。为了达到致密栓塞,我们探索了一些栓塞技术,包括弹簧圈横向成篮、篮内栓塞、微导管复杂塑形、微导管微导丝辅助栓塞等等,很多技术现在依然被广泛使用。”

2000年,长海医院在国内最早采用支架治疗复杂颅内动脉瘤,后续提出多种支架应用新技术,并提倡“血管重建”理念,大大拓宽了动脉瘤介入治疗的指征,也提高了疗效。

“当时只有冠状动脉狭窄才放支架,谁敢在脆弱的脑血管里面放支架?这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但在刘主任引领下,我们认定了这一方向,坚持了下来,很不容易。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这也使许许多多的患者因此获益,我觉得这也是我们对神经介入领域的一个重要贡献。”

“在第一届OCIN期间,我们就敢于在大会上进行动脉瘤栓塞手术直播,主要是我们的技术已经相对成熟,有一定的自信。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把自己成熟的治疗技术经验展示给国内同道,以尽快在国内推广,从而促进国内神经介入的迅速发展。”

正因为有初心,做事才有动力。

“当时是全员参与,而且每件事都力争做到完美。不光本院的医生、护士,我们这些学生,包括进修的学生,也都很热情地参与了进来。”赵瑞教授说,早期在会议前通宵达旦准备已经成了“习惯”,不少人下班时都十一二点钟了,但又过来帮忙筹备会议,直到把每样事情都做到满意为止。

“大家熬夜加班,但是兴高采烈。因为隔壁就是刘主任他们在加班改幻灯。感觉老师也和我们一样,在一起努力追求完美。” 

赵瑞教授在OCIN最初的工作与学术无关,而是粘信封地址。他告诉我们,当时开展神经介入技术的医院很少,为了吸引更多医生参会,他们在网上广泛检索各大医院信息,然后将会议通知邮寄给医院可能与神经介入相关的神经外科、神经内科、放射介入科,甚至是心内科等科室。

“当时国内还没有多少人知道神经介入这一微创治疗新技术。”赵瑞教授说。尽管神经介入这一亚专业在国内还不起眼,但在第一届OCIN会议时,长海团队还是按最高标准进行筹备。“早期大会议程的题目,都是刘建民主任和许奕教授、洪波教授等反复讨论后亲自选定的,邀请的讲者都是这个领域在国际上最好的专家,国内神经介入的大咖也是全部参会。现在看到吴老、马老、焦老、李老等,还能记起他们在早期OCIN会上的风姿。还有凌锋教授,她也是OCIN的常客……”

“当时那么多国际上的大咖都来了,在OCIN上讲最新的进展,让我们感觉好像见到了原来远在云端的人物。”
赵瑞教授现在还记得,法国的神经介入大咖——Lasjunias教授讲神经解剖,讲的内容太深,有很多人听不懂。“但大家都知道,这就是国际前沿,我们和国际前沿还有很大的差距。” 

所有人都如饥似渴,包括长海团队。

我们的专业就像五六点钟的朝阳

微信图片_20211011153638.jpg

赵瑞教授告诉我们,尽管当时微创的冠脉支架手术已经非常成熟,但自己刚刚学习神经介入时,无论是社会上还是医院内,对这一微创的技术都没有多少了解。但一例例神经介入手术的成功完成,让大家看到,过去死亡率很高、致残率很高的动脉瘤治疗,竟然可以不用开颅,不需要很长的康复期,不会留下可怕的手术疤痕,只需要在大腿上穿一针,通过一根管子就能够治愈。

“甚至有的患者,请几天假做动脉瘤的栓塞手术,出院了别人都不知道他做过手术。”

赵瑞教授说,随着神经介入技术奇迹的展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一新的治疗方法,OCIN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医生参加。

“那时候我们的专业就像五六点钟的朝阳一样,大家都有着非常大的热情。”随着OCIN规模的扩大,会务工作逐渐由专门的会务公司承接,之后赵瑞教授开始作为助手上台做手术演示。

2013年,他要作为独立术者在OCIN上进行手术演示。

“平时做这些很熟练,但第一年上台演示的时候心确实有些抖。”赵瑞教授说,虽然当时自己已经能够独立开展手术,但在大会上面对那么多的观众,手术演示对他来说仍然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为了让他能够集中精神完成手术,刘主任临时决定先不让他与会场进行交流互动。“之前的讲者,都是一边做手术,一边做讲解互动的。主任当时拿过了麦克,由他进行讲解,我就专心地操作。”

赵瑞教授说,在平时手术的过程中,遇到困难的地方,刘建民教授等老师都是亲自一点点地指导着自己,直到取得手术的成功。正是在这样一种倾心相授的氛围中,自己的技术才得到了快速的提高。

“在很多中心,大家对失败的病例都是采取回避的态度,但在我们团队,提倡的是自己的经验教训能够给同事提供借鉴,所以经验和问题都要讲。”

赵瑞教授说,在很早的阶段,长海医院脑血管病中心在交班时就采用了幻灯的形式,不靠医生口述,而要有实实在在的影像资料进行汇报。

“无论手术成功与否,都会有人提出哪里做得不好,哪里还能继续改进,经过大家一讨论,很多个人想不通的问题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了。在这样一个共同学习的氛围里,大家的进步就都非常快。”

“没有OCIN,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们,不会有我们的现在。”

赵瑞教授说,OCIN是一个交流平台,通过这个平台,使得大家的技术得到了快速提升;同时OCIN也是一个“鞭策器”,不断地鞭策大家去努力、去探索、去攀登,始终保持着这种心态,不断地创新,寻找热点进行研究,为国外同道提供“新鲜热辣的大餐”。

我们只有不断地开始,不断地重新出发

微信图片_20211011153638.jpg

让赵瑞教授深感骄傲的是,OCIN深受国内外广大同行的喜爱。

“每次开会都有代表和我说,参加OCIN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收获。特别是2020年上半年,由于疫情影响,很多参会代表都打电话来问我们的会议是否还会召开。”

赵瑞教授说,OCIN这个平台是大家的,是开放的。

“希望大家既要从平台获益,也为平台发展提供支持。只有这样,平台才会不断发展进步,内容才会更加精彩、更加丰富。”

正是秉持着这样的一种指导思想,OCIN才得到了广大同行的认可。

“我们是陪着OCIN一起长大的。为OCIN成长而努力,参与其中,也乐在其中,‘与OCIN苦乐与共’。”

谈到未来OCIN的发展,赵瑞教授说,未来希望自己继续与OCIN共同成长,希望OCIN与全国的同仁、世界同行都能共同成长,“这是我们的第一目标”。

赵瑞教授同时指出,OCIN永葆年轻的秘诀,就是年轻态,不断追求最新的热点,迎接最具挑战性的话题。“OCIN就像年轻人一样,会一直保持好奇心,比如要持续关注其他同行在讲什么,做了哪些研究,发表了哪些文献,还有哪些东西有争议……只有这样不断保持好奇心,不断关注新的话题,OCIN才能在未来继续充满活力。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觉得我们没有终,只有不断地开始,不断地开始……
我们要打造脑血管病介入治疗最安全的中心,病人最放心的脑血管病中心。这也是我们的初心之一,为了这个目标,我们还要继续努力。”赵瑞教授说。

来到OCIN,大家都是家人

微信图片_20211011153638.jpg

“经过20年的发展,OCIN影响力也逐渐扩大,这不是我们长海的功劳,是国内外所有参与、参加会议的同道共同努力的结果。”

赵瑞教授同时表示,很多国内同道都坚持每年参加OCIN,甚至会提前联系他们了解大会情况,唯恐错过。

“我收到过不少同道热心地为我们提出改进建议,他们是真的把自己当作OCIN的一员,希望做出自己的贡献。”

“OCIN是属于大家的,属于所有关心、参与、参加OCIN相关活动的国内外同行,属于所有为OCIN提供帮助、支持的朋友们,属于所有因为OCIN而开始热爱脑血管病治疗事业,并参与这一领域的人。”

回顾20年,OCIN为中国神经介入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也亲历了诸多中国乃至世界神经介入的大事件。从众多介入新材料在中国的首次展示,到国产血流导向装置的成功转化,从解读ISAT、SAMPPRIS等国际研究成果,到发布来自中国本土的DIRECT-MT结果,都是全体OCIN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赵瑞教授表示,未来,OCIN也将在临床培训、学术科研、成果转化等多方面提供平台支持,让每个人在这里都能发挥自己的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

“我们希望未来OCIN能做出更大的贡献。也欢迎国内外同道来积极参与OCIN,来到OCIN,大家都是家人。我们一起把OCIN这个大家庭变得更好。
微信图片_20211011153643.jpg


赵瑞

海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上海长海医院) 

医学博士,副教授、副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

脑血管病中心副主任,任中国卒中学会脑静脉病变分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医师分会神经介入专委会秘书、上海市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青年委员兼秘书、上海市医学会脑卒中分会青年委员等。
师从刘建民教授,擅长脑血管病外科及微创治疗,主要从事颅内动脉瘤、脑脊髓血管畸形、慢性脑动脉狭窄闭塞及急性脑梗死等的微创介入治疗,烟雾病、海绵状血管瘤及脑出血的精准外科治疗。

主持国家自然基金及省部级课题等共6项。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其中SCI论文30余篇,获国家专利4项。获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军队医疗成果一等奖、上海市科学技术一等奖等军队及省部级奖励6项。


阅读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