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OCIN|陈文伙:OCIN激活向脑血管病更深层次探索的动力
图片

时间:2021年10月20-24日

地点:上海国际会议中心

微信图片_20211013092908.jpg

“OCIN让我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看到了差距,拓宽了思路,激发了向脑血管病更深层次探索的激情和热情。”

本期访谈嘉宾:

福建省漳州市医院  陈文伙教授

微信图片_20211013092913.jpg

立足兴趣定初心

图片

唯兴趣和初心不可辜负,说的可能就是陈文伙教授的学医之路。立身治病,始于兴趣,忠于初心,给了他不断向脑血管病更深层次探索的笃定。

陈文伙教授2002年作为神经内科医生参加工作,但直到2008年才开始学习神经介入。

问到决定学习介入的“初心”,陈文伙教授说道:“兴趣是一重因素,但更多的是想要帮助病人的迫切之心。”

“我们平时面对的疾病的病因、病理、生理、血流动力学的问题不一样,预后不一样,采取的治疗措施也不太一样。”

有一些病人走着进来,但最终瘫痪了;也有的病人瘫痪着进来,最终治疗之后能够走得出去。这种情况,让陈文伙教授对脑血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心想搞清楚为什么会这样,有没有更好的治疗手段去帮助病人。

但当时神经内科的治疗手段有限,缺血性脑血管病很少通过介入方式治疗,大部分只能采取保守的药物治疗。有些药物没办法短时间内解决病人问题,病人病情慢慢加重直到瘫痪,甚至死亡。

“明知道血管狭窄,却束手无策,非常无奈。”

这种现状让陈文伙教授迫切希望找到可以帮助病人的方法。

2008年,陈文伙教授去往北京宣武医院进修,正式进入了神经介入的“世界”。

OCIN激活“一池春水”

微信图片_20211013092916.jpg

“神经介入让我对脑血管病认识得更深入。”

陈文伙教授的研究方向主要是以缺血性脑血管病为主,但当时的年代,出血性脑血管病占据主流,关于缺血的治疗病例并不多。

在进修期间,经同道推荐,陈文伙第一次参加了OCIN。

“当时不了解OCIN,也不了解长海,就是抱着学习看看的态度参加的。”

2008年学习介入,2009年第一次参加OCIN会议。

OCIN的板块设置囊括了脑血管疾病的方方面面,出血和缺血全都包含其中。“会上讲到的很多全新的治疗手段,让我大开眼界。”

“第一次参加OCIN印象非常深刻。”

会场人太多了、在很短的时间如饥似渴地接触那么多新理念、新技术……“特别是好多器械我以前都没见过,别人已经在做了。”陈文伙教授感受到了差距。

OCIN的创新和规范,更让陈文伙教授大受启发。

“颈动脉支架后高灌注的新技术、听大咖讨论交流……这是一种全新的感受。”陈文伙教授激动地说道。

之后的每一年,陈文伙都会坚持参加OCIN。


陈文伙教授也成为福建省漳州市医院第一个开展神经介入工作的神经内科医生。现在福建省漳州市医院神内介入科共有12位医生、30张床位,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的介入手术量一年已经达到了1200多台。

OCIN为陈文伙打开了一扇全新知识的大门,激活了陈文伙教授迫切向学的这池“春水”,并用所学成为“活水”浇灌在病人身上。

绘就“引进来、走出去”并重的新模式

微信图片_20211013092916.jpg

陈文伙教授与OCIN“结交”十余年来,让他赞叹不已的,也是20年来,OCIN始终遵循“规范、创新、交流、合作”的宗旨,为国内神经介入领域带来源源不断的发展“养分”。

更重要的是交流。

OCIN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那个时候交流不像现在这么方便,通过OCIN,我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大家志同道合,坐在一起交流。”

前二十年,OCIN把国外神经介入新技术和新理念带进来,展现国际最先进的理念和技术;

未来,希望在OCIN这个平台上,不仅让国际同行来展示,更多地由中国向世界去展现我们在神经介入方面的创新。

对于OCIN未来的发展,陈文伙教授郑重表示:“期待OCIN更加强大!”

从“引进来”到“引进来、走出去”并重,这是一个伟大的事业,值得中国全体神经学科医生为之奋斗,为之努力。


微信图片_20211013092922.jpg


陈文伙

福建省漳州市医院

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神内脑血管病介入科主任。

2008年在北京宣武医院神经介入中心进修神经介入1年。目前担任中国医师协会神经介入分会常务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介入神经病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脑防委缺血性脑血管病介入组委员、中国卒中学会脑静脉病变分会委员、福建省神经病学学会介入学组副组长、发表论文20余篇, 其中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SCI11篇。

阅读数: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