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OCIN|方亦斌:患者至上,“规范”是OCIN的底色
图片

时间:2021年10月20-24日

地点:上海国际会议中心

微信图片_20211013092908.jpg

“合作,交流,规范,创新”是OCIN一直以来秉承的宗旨。如果说“规范”和“创新”是OCIN的A面和B面,那我会说“规范”是更重要的A面。

本期访谈嘉宾:

海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长海医院)

方亦斌教授

微信图片_20211013140716.jpg


“手术直播一直是OCIN最大的亮点。但在这么多年的手术直播中,也曾经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遇到这种情况,尽管大家会感到非常紧张,但是老师们真的非常沉着冷静,应对自如,都能化险为夷,得到非常好的结果。”

方亦斌教授说,这一方面得益于老师们的个人技术高超,另一方面则得益于长海医院脑血管病中心长期以来对“规范”的重视。

“到今天,我们在手术时也偶尔会遇到各种突发情况,虽然我们年轻,心里会紧张,但按照规范操作,处理上同样可以有条不紊。”

SOP得益于长海团队的长期探索

微信图片_20211013092916.jpg

其实,在采访长海团队时,几乎每一个人都谈到了规范。但方亦斌教授似乎谈得更多一些,而且他一直在强调一个英文缩写——SOP。

SOP是指标准作业程序(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是将某一事件的标准操作步骤和要求以统一的格式描述出来,用来指导和规范日常的工作。标准作业程序的精髓,就是将细节进行量化,用更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对某一程序中的关键控制点进行细化和量化。

方亦斌教授认为,SOP得益于长海团队的长期探索。

对于难治的脑动脉瘤,长海团队经历了十几年的探索,不断改进治疗方案,反复尝试、反复验证,最终形成的治疗规范目前看来比较可靠。也正是规范的操作,从整体上保证了长海团队的治疗效率,在实践上真正地体现了“患者至上、病人第一”的理念。

“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也走过一些弯路,但这是建立SOP必须要有的代价。”方亦斌教授说,在医疗行业,人们经常讲“病人第一”,而要做到“病人第一”首先就要强调规范。“现在大家关注更多的是创新,其实首先要做的是规范。在规范的前提下,有些新的问题没有解决,再在规范的基础上,做有理有据的创新,这样才是比较严谨的。”

方亦斌教授告诉我们,20年来,长海团队已经将自己在工作中总结出来的多种神经介入规范,通过OCIN这个平台传播给了全国的同道。他说,现在OCIN开始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教学培训方面,而在教学中,现在要解决的最大问题也是“规范”。

微信图片_20211013140720.jpg

“今天A教授来讲,讲的是一套,明天B教授来讲,又是完全不一样的一套,大家可能都很厉害,但对于培训而言,并没有达到教学的目标。这就是现在我们培训中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方亦斌教授说,目前,OCIN正在考虑如何实现教学内容的体系化,参考中学或大学教学的模式,拟定教学大纲,从而实现医学培训的规范化。

在百度对SOP的解析中提到,SOP可以保证新手将一项新工作做到70分左右。方亦斌教授说,对于医学,特别是尤为复杂的神经介入医学,SOP关系着更多患者的安危,这也正是OCIN将规范一直作为核心理念强调的一个重要原因。

新人参加OCIN

可以避免成为“井底之蛙”

微信图片_20211013092916.jpg

规范意味着把每一个环节的工作都做到位,而不是有选择地认为,这个环节重要,那个环节不重要。

方亦斌教授告诉我们,2005年自己研究生毕业后分在长海医院神经外科,而在之前的2003年,在实习时实际上他就加入了长海神经介入团队。

最初的几年,在OCIN会议期间,他主要负责会议幻灯的收集和播放。

“这是看起来好像挺杂的一件事,其实也是整个会议运行最重要的保障,任何一个幻灯如果出现了问题,整个会议的效果都会打折扣。”

对于一位新入门者,OCIN意味着什么?

方亦斌教授认为,可以从“虚”“实”两个角度进行分析。

“从‘实’的角度讲,一个新人如果想了解这个行业的概况,了解这个行业最热点、最前瞻的东西,在神经介入领域参加OCIN就够了。”方亦斌教授说,OCIN现在涉及的领域已经不仅仅是神经介入,而是整个脑血管病,从诊断、非手术治疗,到介入治疗、手术治疗,无论是最前沿的热点,还是最基础的操作,可以说是包罗万象,比较全面。

从行业新人的角度来说,参加OCIN,接受这样一个知识的洗礼是特别高效的途径。

“从‘虚’的角度讲,参加OCIN,意味着从一开始就接触到了学术的制高点,对自己的整个成长是完全不一样的,可以避免成为‘井底之蛙’的状态。”方亦斌教授说,OCIN作为一个具有国际视野的学术平台,可以让年轻的医生有更多机会接触到国际知名的大牌教授,甚至可以请他们对自己进行直接的指导。这样的交流,对年轻医生的促进作用是非常强的。

方亦斌教授本人就是OCIN国际交流的受益者。

2017年,他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进行了一年的博士后学习,指导他的Timo Krings 和Vitor Pereira两位教授,都是通过OCIN结识的。

让OCIN明天以我为骄傲

微信图片_20211013092916.jpg

到今年,OCIN已经走过了整整20周年。

谈到这20年成长中最值得珍视的经验,方亦斌教授认为,最为重要的还是“火车头”能够找准方向。

在20年中,从动脉瘤栓塞、颅内支架、血流导向装置,到急性卒中取栓治疗、脑血管畸形静脉入路栓塞等,神经介入领域每一个大的热点出来之前,以刘建民教授、许奕教授、洪波教授为代表的OCIN前辈都以非常敏锐的目光,把握住了方向,促进了理念的更新,带动了学科的发展。

方亦斌教授认为,OCIN取得今天成就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大家能够拧成一股绳。

“在我们团队里面,有偏激进的,也有偏保守的,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但作为部队医院下的一个组织,‘令行禁止’是我们的一个特点。尽管每一位教授从个人来看都很强,但大家绝对不会各行其是。在团队中,每个人都能相互帮助、相互配合,不会因为分工上的不同,因为不是我的,我就不参与。而且不但要参与,还要深度地参与。”

方亦斌教授告诉我们,现在大家都认为,在长海团队,年轻专家成长得很快。其实,相较于很多医院,长海团队的年轻医生往往要经历更长时间的培养。

“以我为例,我是2005年正式入科的,2006年开始加入神经介入团队,但在2012年开始独立治疗前,我整整做了6年多的助手,这是很多中心做不到的。经过了这样长时间的培养,基础会打得非常牢,真正独立时就会发现这个跨越很容易就实现了。但反过来说,如果你基础没有打牢,学了一两年就很激进地去做,看起来成长得更快,但是中间会走很多弯路,会犯很多的错误,最终想要走远也很难。”

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快”与“慢”的辩证法在长海团队的人才培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经过16年的努力,方亦斌教授在脑动脉瘤、脑血管畸形、缺血性脑血管病等各个病种治疗方面都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他告诉我们,现在在技术方面,自己正在重点推动桡动脉入路的广泛应用。相对于传统的股动脉入路,桡动脉入路更安全,患者舒适度更高,并发症也更低。

“从今年开始,OCIN将进入新的10年发展时期。如果说,我们今天是以OCIN而自豪,我们参与了OCIN,是OCIN人而自豪,那么对于我们年轻医生而言,在未来的10年、20年,我们要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让OCIN的明天以我为骄傲。OCIN是我们共同的平台,我们不仅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享受它的荣誉,更要真的为它添砖加瓦,做出自己的努力。”

“今天我以OCIN为自豪,希望明天OCIN以我为骄傲。”方亦斌教授说,“我认为,这应该成为OCIN平台上的年轻医生们应该有的愿景和自我要求。”


微信图片_20211013140724.jpg


方亦斌

海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长海医院)

脑血管病中心虹口病区主任,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研究生导师。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博士后、多伦多大学FIELDS研究所访问科学家。国家卫计委脑防委出血性外科专委会委员。上海市浦江人才。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科研课题8项,以第一或通讯作者发表SCI论文20余篇。主攻脑血管病临床诊治及研究,擅长脑动脉瘤、脑血管畸形、脑梗死、颅内外动脉狭窄及颅内静脉性疾病的微创外科治疗。

阅读数: 7